从来有个蓝精灵

神临(二发·真)

“所有内门弟子出动,鬼见愁下寻觅唐三!”

“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撇过台上神情激昂的唐门掌门,唐崔睿接着人群的隐蔽性拉动匆忙之间还未压进下身裤子的衣摆,小声问道:“唐三是谁?”

“不知道,没听说过。”身旁的小姑娘撇撇嘴,回应到。

“少主,是外门的一位弟子。”身后有人悄声说。

“……”

就为了一个外门弟子,用十声警钟召集了所有的内门子弟?

唐崔睿取头发的动作一愣,面色复杂的望向刚刚说话的那人。

那人讪笑道:“据说这唐三偷学了内门功法,昨日刚被发现。”

“这和鬼见愁有什么关系?”小姑娘问。

“据说唐三被长老发现之后逃窜到了鬼见愁,最终从鬼见愁上跳了下去。”

“傻呀?”小姑娘一捂嘴惊叹道,“若是逃到别的地方去,怎么说也能多活两天。偏偏往鬼见愁跑!”

“鬼见愁上千米高,掉下去早死的不能再死了吧?”唐崔睿问道,“还要我们下去找什么?”

“因为啊……这唐三,做出了佛怒唐莲啊,”背后有人徐徐走来,恰是唐崔昭的死对头,唐崔弘,“门主还说了,只要这唐三还活着,他就是下一代的唐门门主,再无第二人选。”

“佛怒唐莲?”唐崔睿眯眯眼。

“什么莲?”小姑娘凑过来问,“好好听的名字,是盘菜吗?”

“此话可是当真?”唐崔睿问道。

“自然,做了三颗,炸了一颗。现在余下的两颗已经被掌门和玄天功一起放到了唐门的禁地中去。”唐崔弘抬手想拍拍唐崔睿的肩膀,却被一闪声躲开,唐崔睿啧了一声收回了手。

“门主可不是那么好当的。”唐崔睿眼中划过一缕冷光,随后淡淡地说到。

“谁知道呢?”唐崔弘耸耸肩回应道,“不过可以确认的是我们有多了一个对手。唐崔睿,你做好准备了吗?”

“准备?”唐崔睿嗤笑道,“做什么准备?连一个不成气候的外门弟子都要怕吗?”
“唐崔弘啊,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入流。”

“你!”

唐崔睿闪身躲过唐崔弘打来的拳头,笑问道:“怎么?恼羞成怒了?不过你也就这个水准,只能挥挥拳头下下毒药了。”

“该死!闭嘴!”唐崔弘的攻击更是密集了些。

“掌门之位可不是你挥挥拳头就可以拿到手的。”
“这门主,也不是你用用武力就可以坐稳的。”
“唐崔弘,你的段数还……差的远呢。”

渐渐的,唐崔睿的呼吸凌乱的起来,境界上的不足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补起来的,就像唐崔弘的智商不可能一日之间拔起来一样。

看出了唐崔睿的力不足心,唐崔弘的怒气渐渐消了几分,笑道:“没错,我的段数是不够没错,可是只要足够杀了你就行。”

拳风从唐崔睿的脸侧刮过,擦肩而过的杀气让唐崔睿面色一冷。

“雨蕊!”唐崔睿低声喊到。

“不要!”小姑娘一跺脚,将头扭了过去。

“雨蕊!别闹!”唐崔睿的声音中不禁带了几分怒气。

“你……”小姑娘偷偷回眼,噘嘴道:“什么嘛!刚刚还不理我。”

话虽这么说着,小姑娘依旧上前挡住了唐崔弘的攻势。

“唐崔睿,有胆子就从后面走出来啊,躲在女人后面算什么本事!”

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猎物闪身躲在丫头身后,缓缓地整理方才又被弄乱的衣袍,唐崔弘的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一声暴吼在唐门掌门的讲话中突兀而清晰的出现。
同时,喧闹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。

“雨蕊,回来。”

“哦。”小姑娘纵身一跳,退出了战斗的圈子,又一次来到了唐崔睿的身边。

“休逃!”

唐雨柔离开了圈子,可唐崔弘依旧全然没有注意到此刻的气氛有何不对,捏着拳头追了过去。

“唐崔弘!”三长老袖袍一甩,隔着层层的人群便挡住了唐崔弘的攻击,“什么时候!竟如此放肆,你眼里还有没有唐门戒训,有没有唐门门主!”

唐崔弘攻势一档,被击回原位,此刻被一直敬重的爷爷呵斥方,才注意到有些什么东西不对了。

唐崔弘慌忙跪地,高声道:“弟子知错。”

三长老看着唐崔弘跪地,方转身朝着门主赔礼说:“长孙年幼,不知世事,竟在此场面冲撞了大哥,三弟在此待长孙向大哥致歉了。此事,还请大哥见谅。”

唐子豪蹙眉,挥挥手便说:“无事。”

“三弟在此多谢大哥了,”三长老一拱手,起身朝着台下喊到,“唐崔弘品行不端,目无尊长。现罚于诛星崖下面壁思过十日,期间不得有任何人探看。”

唐崔弘起身,狠狠地朝着此刻含笑的人瞪去,咬牙道:“弟子遵命。”

身体相错时,唐崔弘在唐崔睿身边微微一滞,说道:“你得意不了多久的,相信我。”
“哦?是吗?”

是吗?
是的。

唐崔睿从来就没把这个不知从外门那个角落里冲出来的“唐三”当回事,哪怕那人已经被内定为唐门的下一任门主。

但是此刻,唐崔睿就已经发现,自己是有多么的愚蠢。

“你,就是唐三?”唐崔睿眯眼看看自己身边被吹开的雾气,问道。

“回少主,在下正是。”

“不用叫我少主,”唐崔睿摆摆手,缓步向着唐三走去,“如今,你才是唐门的独一无二少主。”

“……”唐三一瞬间沉默了。
精神力外放,细细地划过这片土地。从雾气弥漫的鬼见愁,到一步步从地面上方进入鬼见愁的内门弟子;从地下隐隐约约的熔浆,到地上唐门门主愁云惨淡的圆孔;从外门镪锵的打铁声,到内门某个长老闭关室里嘿咻嘿咻的不严肃。
唐三在顷刻间看遍了曾经自己的居住地,虽说有不少地方未曾去过,有不少东西见过。但唐三至少可以确定,这个地方确实是自己映像中的那个唐门。

唐三面色微微一滞,在几人还未看清前又恢复了笑意:“敢问少主,此言何意?”

“意思是说,你,唐三此后便是唐门的少主了。”

唐三笑道:“这还真是可惜了,在下对于这唐门门主之位并没有多少兴趣。”

“哦?是吗。这恐怕更可惜了,”唐崔睿伸手,“这件事落你头上,当还是不当,可不是你说了算的。”

抬起的袖口下,幽幽的冷光耀耀发辉,凶器的主人全然不在意让这要命的东西被猎物看见。

“那,便恭敬不如从命了,”唐三侧身,“前少主,请了。”

“……”唐崔睿手指一僵,面色表情不变,侧身道,“少主,请。”

场面一时僵住,唐三收回自己伸出的胳膊,叹气道:“前少主难道不为在下领路吗,在下初来乍到,不熟悉此地地况。此地雾霭重重,若是在下不慎走失了,前少主恐怕也不好交差吧。”

唐崔睿未伸出的手在背后紧捏成拳,却依旧笑道:“好!少主,这边请。”

跟随者此刻全都噤声,悄无声息地尾随在两人身后。

一日之内,两次与两位对手擦肩而过,不同于先前的鄙夷不屑,此刻唐崔睿开始主动出击了。

而此时,唐三也幽幽地来了口;“看来,前少主是要带在下去见一位大官啊。”
“大官?”似是不明唐三在说什么,唐崔睿眯眼又重复到。
“是啊,掌管天下生死的官,可不就是大官,”唐三抬腕,将手中之物呈现给了唐崔睿,“只是,这么好的阎王帖这般轻易地便由前少主转给了唐三,宝物若是有灵,可是会哭的。”








神临(一)

有人来了,很多人。

可是唐三依旧躺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唐三看得到他们的脸,很熟悉,亦很陌生。数十万年的光阴,再熟悉的故友都可以被磨成陌路,更况且,他们连朋友都不曾是过。

他们在找自己。
唐三听得到他们的对话。
曾经在层层律令下必须恭敬以对的人被更高的存在命令着,寻找着自己的……遗体。

毕竟是掌门亲口所言: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

长老也真敢派,唐三叹道,自己跳崖之前可是毁尽了一身衣裳。

“西边有吗?”中间一人发问道。
“回少主,没有。”
“东边去过了吗?”
“回少主,去过了,没有。”
“南边的人找到了没?”
“回少主,没有。”

事实上,唐三距离他们并不远。
回答东边没有的那位弟子,就站在距离唐三一尺开外的地方,可是他依旧没有看见他。这不是故意而为,而是修为太低,在层层叠叠的毒雾之中屏住呼吸对他而言已是不易,更何况这毒雾不薄,糊在眼前,以他的修为什么也看不得。

可是唐三不一样,这般的毒雾,对于他而言,不过是带了不好气味的白水晶。
不止视觉,直接呼吸也是毫无压力。

一睁眼,所看所听便是如此。若非修为境界差的太多,唐三都险些当过去的数十万年不过是自己的黄粱一梦。

一朝梦醒,所有都化做一缕云烟。

唐三起身思索片刻后幻化出一身长袍,唤道:“我在这儿。”
中间的人不耐烦的皱眉:“我问的是唐三在哪儿?而不是你在哪儿!”
空气中也因这话传来几声嗤笑,最西边的女孩捂嘴轻声笑道:“傻子。”
其余的几人虽然碍于中间这人的威严并未发声,却也是在雾气的隐藏下透漏出了几分笑意。
可惜世人皆醉,唯有唐三身侧这一人独醒。
这人脸色一白,甩手朝着声音的源头撒去一把泛着蓝光的银针,大喝道:“你是谁?!”
暗器扔出,一来没有听到金属入体的声音,二来没有听到暗器被打落的声音。什么声音都没有,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。
这人神经又是一绷,一把不知是从哪里掏出的五颜六色的暗器在顷刻间握在了手里。

熟悉的破空声之后空气又一次沉寂,原本嬉闹的气息瞬间凝固,不远处的几人瞬时明白
出事了
“唐崔明,你在哪?”中间这人快步向西边跑去。
“西边,二……”十五步距离。
唐崔明想这样回答,但是显然的,他并没有。冰蓝色的光芒在自己身侧一闪,原本弥漫在身边的雾气散的一干二净,身边是不用吐纳也丝丝往身体里灌入的灵气。
快步跑来的带队人脚步也是一愣,瞬间被清除干净的毒气让他的眼前也是一亮。随后立即又是一片毛骨悚然,这种水平,怕是唐门最强的大长老也无法做到吧?

唐三瞥过一张张或是惊恐或是惊艳的面孔,锁定住带队者的眼睛,重复到:“是我,唐三。”